钱松喦 | 画三不画四

作者:原创投稿2020-03-20 11:57分类:绘画技巧

吾师常说:“章法要从四边打进来”,即打章法要先看四条边线所构成的一个整体的画面,通盘筹划的来个“置阵布势”,不能从一边、一角、一点堆积起来,先确定了对全局起作用的几个大面积的东西,再逐渐打碎,以小面积的东西配搭进去。“大幅看气势”,更须要树立全局观点。

所谓章法,不单指构成画面的形象轮廓,举凡色彩、墨色、浓淡、位置,都要计算在内,甚而题字印章所占地位也不能遗忘,这样字与画才能作有机的联系。不能以为打一颗小小的印章,无伤大局,印是鲜红色,在画面尤其对水墨画能起轻重作用,当然在画成后也有出于预算之外,可以临时调排,起补救作用。

齐白石题款有什么“星塘老屋主人”“三百石印富翁”写上一连串,甚而附带写一些在作画时的感想,字数拉得很长,有时干脆“白石”二字。题得或长或短即在形式上用字数凑地位。当然内容上也表白了作者的思想感情。可题则题,不需要题,干脆不题,要“画龙点睛”,不要“画蛇添足”。

5dabd7182f7bff58.jpg

章法,千言万语,不外“虚”“实”二字,其他疏密、轻重、浓淡、大小、长短、横竖,同理,可体味音乐的节奏,当实则实,当虚则虚,虚不是不画,是有计划地不画,不画处仍有画,譬如音乐的何止,何止不是“怠工”,而是一支曲子的组织部分,用今天的辞汇讲,即是“多样的统一”。也是自然法则的“矛盾统一”。

为了形式上的需要,实处当虚,可以虚之,例如:山石本实,云一遮就虚;虚处当实,可以实之,例如:水本空明,添些蘅藻、舟楫、岛屿、倒影之类就实,虚虚实实,即成画面节奏。画面节奏要和主题内容思想感情紧密的结合一起,节奏是画面的形式,也是作者的情感表现。

章法上的“相成相破”,含有矛盾统一的意义,“成”相当于统一,“破”相当于矛盾。例如画树分枝,其中两枝的方向形势相同,这是统一,另外在两枝间斜插一枝,这是矛盾,这是“破”,打破了两枝的单纯的统一局势,一破便有变化。统一而不变化是呆板,变化而不杂乱,要统一中有变化,变化服从于统一。整个构图,以此为基本规律。

一般构图,多采取均衡局势,而避免对称。均衡,统一中有变化;对称,只统一无变化,较呆板,也要打破它。又有说,章法要险而稳,险与稳更显得矛盾,但在画面上要结合在一起不能分割。险而不稳看了令人心中不安,稳而不险,即四平八稳,没有节奏,没有重点突出部分,看不出它的坏处,也看不出它的好处,这种局势,江南土话叫做“瘟”,如果任何一个艺术形式到了“瘟”,便毫无诱逗人心处。又有一句口诀“画三不画四”,三是奇数,四是偶数,画偶数的物象易流于均匀整齐,奇数即可打破这个局面,奇与偶也是相辅而行的。

考虑布局,要把纸钉在壁上,以免平铺在桌上发生缩形的错觉。过去我往往把一张宣纸钉在壁上对着默默的静看,看到纸上已经隐隐有画,然后落笔,这就是“惨淡经营”。

钱松喦

(1899—1985年)江苏宜兴人,又名松岩、松严,号芑庐主人。1957年为江苏省国画院首批画师,生前任江苏画院名誉院长,中国美协江苏分会主席。生前政府为其出版个人画集颇多,拍摄专题纪录片3部。中国美术馆、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钓鱼台国宾馆均收藏或在显著位置陈列他的作品。

 1 .书香门第 承袭家学

1899 年,钱松喦出生在美丽的江南小城宜兴。小名松伢,寓意松树长青不老,意义吉祥,因“伢”字与“岩”谐音,改名“松岩”,后来改为结构更为优美的“松喦”二字。

幼年时期家境虽不富裕但书卷气息浓郁,祖父、父亲均以教书为生,秀才父亲是他的绘画的启蒙老师。童年的他白天常在草地上仰观山川,夜晚便独自挥毫,家乡“鹅溪”的秀美山川深深滋养了他的心田。与同龄人相比他所练就的可谓是承袭家学童子功。后来受胡汀鹭影响,钻研石涛、石溪、唐寅、沈周画艺,并接触西画技法。

之后又临摹唐寅、石涛笔法,兼收宋、元、明、清各家之长,并融会贯通,自成一格。青年时代创作的《寿相图》和《山水》便入选了民国第一届美展,一时传为美谈。这样的经历不仅为钱松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奠定了他的艺术发展之路。

 2 .万里写生  艺术高峰

钱松喦是一个早熟晚成的画家,五十岁以后的他才正真的进入了艺术的高峰期。1957年,他从无锡师范调至江苏国画院任画师,并定居南京,从此他义无反顾地扬起了传统中国画如何反映现实生活的风帆,走上了艺术的探索之路。

1960年,钱松喦满怀着无限的创作热情与傅抱石等画友做了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这次写生无异成了他艺术的催化剂。他过龙门、攀华山、游圣地延安、看西安碑林,登秦岭、观峨眉、嘉岭怒吼、巫山云雨,尽收眼底;出洞庭、入三峡、沐湘江风雨、瞻领袖故居,满载而归。写生归来的他亢奋之情溢于言表,创作的激情如喷薄欲出的旭日。从此胸襟大开,气局拓展,创作了一批惊世骇俗跃然纸上的佳作,如《红岩》《常熟田》《三门峡》等。

1964 年,在北京举办个展时,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的华君武,赞誉他的作品是“山水画推陈出新的新样板”。

钱松喦以其高品位的山水画艺术,屹立于20世纪中国画坛。他以浑厚、沉着、刚柔兼济的画风,与傅抱石的奔放、酣畅、天风海雨式的画风,恰成鲜明对照,谁也不能代替谁,共同开拓了新金陵画派的艺术雄风。


本文网址:http://www.minghua.org/article/440.html
文章原创,转载务必注名出处,否则后果自负!
发表评论